首页 > 专栏 > 正文

评诸教授刘教授垃圾分类中厨余垃圾战略

时间:2019-05-28 09:18

作者:薛涛

5月28日,微信公众号:诸大建学术笔记(zdxueshubiji)发布了一篇题为“厨余垃圾是难题[20190523]”的文章,E20环境平台执行合伙人、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对此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诸老师和刘建国老师的意思差不多。

我总结下,把餐厨和单位餐厨,菜场垃圾做好,居民湿垃圾算了(那么这个系统实际可以看作餐厨系统的外延,而不是厨余系统)。

城市矿山部分(玻金塑纸)其实把现在的收破烂体系稍微规范一下就挺好。杨处说的对,花钱收编是瞎折腾。建筑垃圾确实要认真弄下,其实那也是无废城市的范畴。

这样而言,垃圾分类任务完成的可能性大好多好多,老百姓其实就不太需要参与了。所以,可以说知难而退,也可以说知足常乐,也就说实事求是。

1559019779430372.png

1559019814360108.png

厨余垃圾是难题[20190523]

来源:诸大建学术笔记 作者:诸大建

1)解决中国城市垃圾问题,厨余垃圾是最主要的挑战。在末端的垃圾处置环节,厨余垃圾问题在于两头,一头是投放时厨余如何分出来分得有质量,一头是处置如何有经济可行性产品有出路;在源头的垃圾减少环节,如何减少厨余垃圾的产生,解决方案要用可持续发展的nexus办法,把厨余垃圾与饮食、健康三者关联起来。2

2)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国内把垃圾分为干与湿,把厨余垃圾分出来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国外不多这样的做法,东京是分出可燃与不可燃,厨余垃圾是作为可燃垃圾烧掉的。也有人认为厨余分出来是挑战,但是搞成功了是超越。中国垃圾厨余比重大,如果能够有经济效益地做成功,就会成为与焚烧一样的中国特色经验。

3)对于厨余垃圾要不要分出的问题,我的回答是要分出不要太分出。要分出,是因为厨余垃圾混在垃圾里导致填埋处置、生化处置有严重的环境影响,也影响焚烧的质量;不要太分出,把厨余垃圾分得太精细化,是成本高收益小的事情。中国的厨余垃圾占比重60%,只要把其中20%强生物质纯度高的分出来堆肥就很好了。

4)台北是少数几个把厨余垃圾分出来的城市,垃圾也是四分类,厨余进一步分为猪垃圾当饲料和肥垃圾当肥料。他们2000年开始强制分类,垃圾不落地政策撤离了垃圾桶,要求装垃圾袋直接投垃圾车。台北案例入2010年上海世博会最佳实践区广被传播,但是最近有信息说台北厨余最后是拿去焚烧的。

5)东京都垃圾分类按可燃不可燃,厨余垃圾作为可燃垃圾去焚烧处理。厨余垃圾在可燃垃圾中占35%,虽然没有专门分类,但是近年来政府有鼓励把厨余垃圾拿出来堆肥的做法,这样一方面具有资源化的意义,另方面可以减少焚烧的压力和成本。这对国内分出厨余垃圾有激励意义,关键是求精不求多。

6)中国城市的垃圾减量最重要的是厨余减量,而厨余垃圾的源头减量要有两个方面的解读。一个是扔垃圾的源头,例如把厨余垃圾水分沥干了扔出去,例如用中国化的厨余粉碎机处理,例如在小区里就地堆肥不进入市政垃圾流;另一个是生产消费的源头,例如净菜进城,饮食同时考虑健康减少厨余。

7)上海曾经研究过用家庭生物粉碎机处理厨余垃圾直接排入下水道,说如果用得起的家庭有10%,可以每天减少垃圾1300吨,减少很大一笔费用。挑战是,粉碎机无法处理鱼骨头等硬一些的垃圾,下水道有可能被堵塞,垃圾进入雨水管事情就烦了。不过有人说不是家庭而是小区处理湿垃圾也许可以行。

8)最近做报告发微博谈到中国城市处置厨余垃圾是挑战,有人上门来说他们有解决问题好方案。我说方案好不好可用不可用需要递呈政府组织鉴定。突然想到改革开放初,姚雪垠写了陈景润哥德巴赫猜想的报告文学,全国冒出许多人说他们已经解决了哥德巴赫问题。当前厨余垃圾问题也有这样情况。

9)我一般反对垃圾分类搞绿色积分,因为垃圾分类是每个人本来就应该做的事情,就像过马路不应该闯红灯一样,对不闯红灯有奖励不是笑话吗?但是我不反对分出厨余垃圾有绿色积分,甚至认为奖来的积分应该可以抵扣买菜。厨余垃圾分出来有堆肥意义,绿色积分是对老百姓低价值垃圾资源化的微小回报。

10)厨余问题的解决方案看起来要有渐进式的战略思考,在当前干湿分类能力弱处理成本高的情况下,只分出相对纯的生物质厨余,大部分厨余仍然通过焚烧解决;随着分类能力提高和处理成本降低,可以逐渐降低焚烧比重增加堆肥比重。厨余占全部生活垃圾的60%,最终能够有效处理20%已经很不错。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