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民企2019:纾困四味

时间:2020-01-08 09:43

来源:上海证券报

四季轮换,冷暖交替。

当2019年的最后一缕阳光即将在地平线上收起时,过去1年的酸甜苦辣也将封存,留与来时细细品味。

2018年民营企业的四季跌宕,拉开了轰轰烈烈的纾困大幕。2019年暖风频频,纾困贯穿全年:有人在纾困中久旱逢甘霖,有人在期待中相遇相知,有人在迷惘中灯火下楼台。

个中滋味,苦辣酸甜,那些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的民营企业家们,体味更深。

苦:跌宕起伏

“有不舒服的感觉,也有痛苦的感觉,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心没有充分打开。”回首2019年,大富科技董事长孙尚传如此感慨。过去3年来,孙尚传卷入巨大的债务危机,从百亿富豪变成欠债近30亿元的“负翁”。

10多天前,来自中国信达与蚌埠市政府投资平台的纾困合作协议得以签署,孙尚传在漫长的等待中迎来曙光。

孙尚传的债务危机,源自2016年在公司一次定增中签下了兜底协议,最后在市场大幅波动中失去了流动性,质押的股权等资产之后被司法冻结,导致他本人在债务危机中越陷越深。

尽管这样的案例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但孙尚传将出现的问题归结于自己,并将他所面临的压力、困难、危机,视作是对内心的修炼。

最新的纾困方案,让他长舒一口气,纾困之后并没有让大富科技的控制权旁落,这与其他被纾困企业有很大不同。

“我个人是最大的输家,失去了控制权。”曾与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并肩作为湖南工程机械三驾马车之一的山河智能,在2019年上半年获得了广州万力及广州国资的纾困,但山河智能创始人、董事长何清华不得不交出了对公司的控制权。

在此之前,山河智能曾优先考虑求助于湖南纾困资金,但经历曲折,因为种种原因最终功亏一篑,最后“远嫁”广州国资。

危机缓解之后,何清华面对上证报记者时,也已释然。他说:“庆幸的是,坏事变好事。个人输了,但企业赢了。上市公司消除了不确定性,有助于企业获得更大的发展,希望能做大做强。”

类似的案例还有不少。比如,今年8月5日,曾经千亿市值的东方园林,原实控人何巧女在朝阳国资第二度纾困时让出了公司的控制权,变身为北京朝阳国资旗下的首家上市公司。

数据显示,截至12月23日,2019年以来A股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有164家,而2018年同期为103家。

相对而言,更为痛苦的是来不及等待纾困的一些企业。

“我感觉更多的是苦与痛,甚至血与泪。”不久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位因上市公司巨亏、大股东流动性危机、财报问题等因素暂停上市的企业实控人难掩苦楚。曾经,该上市公司的市值高达300亿元,而暂停上市前仅剩10多亿元。

“真正痛过,才懂得公司治理、杠杆控制、经营稳健的重要性。”这位不愿具名的实控人反思说。

辣:易主不易

“国有资本成为民营上市公司实控人,应该是一个双赢的合作。”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认为,一方面,国有资本可以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以较低代价实现资本布局结构调整,获得有效产能;另一方面,陷入困境的民营企业可以借助国有资本的进入,化解发展所面临的资金与市场困局,尽快实现脱困发展。

国资背景来为民企纾困,是响应政策倡议,原本是一个强帮弱、大带小,同舟共济、携手共赢的局面,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有一些偏差。

有观察人士直言,一些纾困计划的落地并不顺畅,纾困与被纾困双方甚至出现矛盾;有些纾困变了味,在提供流动性支持的同时,个别地方国资想的是提高当地证券化率等。

11月28日,国旅联合公告称,公司决定拟将证券简称变更为“国旅股份”。国旅联合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已变更为江旅集团,实际控制人已变更为江西省国资委,为了进一步明确公司聚焦旅游主业的战略定位和发展方向,公司决定变更证券简称。

但在董事会审议通过的《关于变更公司证券简称的议案》中,公司副董事长施亮投了反对票,理由包括上市公司股东纷争未有结论、变更公司证券简称不恰当。

在这张反对票的背后,是一出辣味十足的争斗大戏,矛盾肇始于2018年7月江西国资委旗下江旅集团的“入主”。彼时,当代资管将其持有的国旅联合7355.61万股(占总股本的14.57%)出售给江旅集团。

一开始,表面上双方是你侬我侬。当代资管表示此次股份转让是基于战略发展的需要,同时也为上市公司引入有实力的投资者,以期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江旅集团则表示看好上市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将以此为契机,借助自身的旅游资源和旅游产业优势,通过优化公司管理及资源配置等方式,全面提升上市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在条件成熟时积极推动上市公司对有关优质资产进行有效整合。

然而时隔不到1年,双方互诉公堂、反目成仇。今年年初,江旅集团正式成为国旅联合控股股东后,将当代资管及其关联方、原实控人王春芳告上法庭,请求南昌中院判令当代资管原管理层向新任管理层办理交接。其后,当代资管又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反诉。

矛盾的起因,是双方围绕股份转让的核心细节产生了分歧。

一位深度参与纾困的金融机构人士透露,个别地区国资在与民企接触时就直接问卖不卖控制权,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增加当地上市公司数量,提升证券化比例。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地方国资要有风险意识,不能仅仅为了上市公司的控股权,更重要的是做好上市公司的经营工作,还要充分考虑上市公司需要的流动性支持,这样才能把上市公司从经营困局中拉上正轨。

酸:一时之助

在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庞宇辰看来,民企纾困仍有改进空间。例如,民企纾困项目落地周期长、数量少、资金到位不足的情况不在少数。与前期承诺投资资金规模相比,目前实际落地投放资金比例较低,由于纾困项目风险较大,所以银行等主要资金来源很难进入。而对于其他金融机构的资金而言,一方面资金规模小,另一方面资金成本往往在8%至10%,经风险调整后的纾困项目报酬率可能难以覆盖资金成本。

12

编辑:王媛媛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solidwast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固废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