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环保巨头被退市:内控失效 百亿债务压身 未来或重组

时间:2020-06-23 09:04

来源:证券日报

  曾多次发布暂停上市公告的盛运环保,近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6月18日收到深交所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自深交所作出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后十五个交易日届满的次一交易日(即2020年7月14日)起,公司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

  公告显示,2020年4月30日至2020年6月1日,盛运环保因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每股面值,触及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3.4.1条第(十九)项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

  公司董秘吴双喜表示,目前主要工作,一是披露年报;二是平稳过渡到三板市场。公司所从事的行业、资产、项目、信心还在,将继续推进重整重组。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十年前,桐城首富开晓胜几乎凭借一己之力把盛运环保送上炙手可热的创业板。十年后的今天,还是开晓胜,他几乎一个人将公司大好前景葬送。

  6月2日,盛运环保因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面值而停牌。

  盛运环保向深交所进行陈述和申辩期间,公司决定终止筹划与彭水县茂博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资产重组事项。原因是根据相关规定,退市整理期间上市公司不得筹划、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等重大事项。

  2019年12月份,盛运环保与茂博矿业签署了《框架协议》,茂博矿业及其关联方拟以不超过18亿元左右的资产协助上市公司解决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盛运环保表示,交易方案需要重新考虑制定,公司决定终止本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后续如继续合作将重新设计方案,重新筹划实施。“虽然这次重组没能成功,我们还会寻找合作方继续推进。”盛运环保董秘吴双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创业板股票,盛运环保被深交所作出终止上市决定后,将不能重新上市。“这不是说盛运环保不能重回A股,退市后公司还可以通过IPO的方式回归。”接近盛运环保的业内人士吴刚(化名)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摊大饼式扩张

  盛运环保最初生产输送机械产品和环保设备产品,主要应用于建材、水泥、电力、钢铁、矿山、垃圾焚烧尾气处理等行业,2013年通过收购中科通用环保进入垃圾焚烧发电领域,并在当年开发了枣庄、周口、锦州、鹰潭、辽阳、金乡、凯里、宣城等项目,投产了淮安、淮南、伊春等项目,迅速很快成为全国最大的垃圾发电投资总包运营商之一。

  2014年,盛运环保剥离了与输送机械业务相关的资产,主营业务完全转型为环保行业,全力开拓垃圾焚烧发电产业,项目遍及全国。2016年,盛运环保加大了工业园区建设、环卫一体化等PPP环境综合服务项目市场开拓,公司表示要成为一家环境治理综合服务商。

  吴刚称:“盛运环保发电项目都是重资产项目,投资回收期要8年-10年。公司当时自身融资并没有问题,但是项目太多了,各个项目要分轻重缓急,分大小项目。还是投资节奏没把握好,建了很多不该上马的项目。有些项目日处理垃圾的能力还不够,却又盲目上马,这些项目都要钱的,结果导致资金运转不灵停工了。”

  安徽某大型企业相关负责人许海超(化名)对《证券日报》记者说:“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资金需求并不大,倒是固废、危废处理项目投资大,按处置对象物不同,投资额有差异。垃圾处置也不是新兴产业,竞争激烈,投资回收期一般要8年-10年,按日处理能力来看的话,1000吨要投资5亿元左右。”

  “摊子铺的太大了!”国内某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昌明(化名)对《证券日报》记者说:“盛运环保最大的问题是内部管理问题,发展规划也有问题。公司BOT项目多,融资能力有限,导致2018年和2019年债务问题频发。”

  内控失效巨额债务被揭开

  在2015年业绩达到顶峰后,盛运环保便开始进入下滑期,财务隐忧若隐若现,这背后均指向公司实际控制人开晓胜。

  果然,纸包不住火。2018年年报中,盛运环保自曝:由于公司管理不善、内部控制失效导致公司资金紧张,出现流动性风险,银行贷款以及其他融资行为难以新增,部分债务出现了逾期情况并引起了相应的诉讼。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盛运环保公司资金16.56亿元,经营性占用资金4.85亿元,合计21.41亿元。公司为关联方借款提供担保30.42亿元,为其他单位借款担保1.33亿元,共计31.75亿元。由于公司的违规担保、财务资助、债务到期不能清偿等存在的问题一直未能解决,2019年1月份,债权人已向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破产重整。截至目前,盛运环保2019年年报仍未正式发布。

  “垃圾焚烧发电这个行业是真的好,可惜上市公司被开晓胜的关联企业拖垮了,他要负全部责任。”吴刚对记者介绍,盛运环保自上市以来,董事会一直处于被边缘化的角色,上市公司大事小事开晓胜都要亲自过问,严加干涉,公司内控制度形同虚设。

  许海超说:“民营企业的优势是灵活,但盛运环保实控人偷搞其它项目,关联企业出了问题后导致上市公司隐形债务多,牵连了一大帮人。”

  经证监会查明,盛运环保及相关当事人的违规行为包括:违规对外担保合计21.24亿元,2016年-2018年实控人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合计44.91亿元,违规对外提供财务资助2.4亿元。上述违规行为共涉及资金68.55亿元。公司资产冻结、债务逾期信息未及时披露。

  证监会还查明,2018年4月2日,盛运环保披露《关于持有金洲慈航股票被冻结的公告》,公司持有的金洲慈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8826万股股票被司法冻结,冻结日期为2018年3月13日、16日,公司未及时就上述资产冻结事项履行信息披露义务。2018年5月10日,盛运环保披露《关于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2018年1月至4月期间,盛运环保未清偿到期债务6.29亿元,公司未及时就上述债务逾期事项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此外,盛运环保业绩预告、业绩快报披露也不准确。

  “包括高额的债务逾期费用在一起,目前盛运环保的所有债务接近百亿元!”吴刚对《证券日报》记者说。

  继续实施重整拟平稳过渡

  对于目前盛运环保的生产经营情况,公司董秘吴双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目前运营稳定的项目都在正常生产运营,未运营的项目交给了第三方。目前主要工作,一是年报,由于疫情影响尚未正式披露;第二就是稳定员工队伍,平稳过渡到三板。

  “公司虽然退市了,但我们所从事的行业、资产、项目、信心还在,企业将继续推进重整重组,同时希望与同行业的意向方加强合作,我们仍有浴火重生的希望和决心。”吴双喜说。

12

编辑:赵利伟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