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灯火下楼台——张维仰之东江环保往事

时间: 2021-11-15 09:51

来源: 绿谷工作室

作者: 全新丽

环保企业,太容易发生一些生死攸关的颠簸。不管你的名号多么响亮,实力多么顽强。只不过,在2018年以前,风险来自于偶发的点。而如今,哪怕疏于一刻对政策的把握,受伤的都将是惨烈一片。

目录

01 听者有心

02 第一桶金

03 东江崛起

04 资本助力

05 香港上市

06 深圳上市

07 危废之道

08 灵魂黑夜

09 引入国企

10 “黄埔军校”

11 尾声

多年以后,当张维仰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的时候,他首先想起的可能不是给李清【2003年,李清调任广东省环保局局长(2009年环保局改称环保厅),连任十余年,直至落马】一千万原始股的承诺,而是20岁时的某一天,自己所作出的离开家乡的选择。

身处历史洪流之中,人们往往很难感知时代潮水的方向对个人命运的冲刷和洗礼,但回望起点,却不难看到个体命运在时代大背景下的变迁。

1985年,高中毕业后,感到前途渺茫的广东省和平县东水镇农村青年张维仰,来到了深圳,与家乡相比,这里显然有更多机会。1980年,深圳成为我国设立的第一个经济特区,在制度创新、扩大开放等方面肩负起试验和示范的重要使命。短短几十年,这个小渔村迅速变成了大城市,人口剧增,经济社会高速运转。

在这样白驹过隙的大时代背景下,从深圳市城管局环卫处一份班长性质的基层管理工作起步,到民营环保企业家代表,A+H股上市公司董事长,福布斯榜上富豪,再到“失联”“取保候审”,远走异国,1965年出生的张维仰,几十年的创业历程显然不能用幸运或倒霉简单概括。

环保企业,太容易发生一些生死攸关的颠簸。不管你的名号多么响亮,实力多么顽强。只不过,在2018年以前,风险来自于偶发的点。而如今,哪怕疏于一刻对政策的把握,受伤的都将是惨烈一片。

听者有心

1985年,张维仰从河源招工来到深圳当起了环卫工人,在环卫部门工作,每天和垃圾打交道。蒸蒸日上的特区,引入了很多港资与台资的工业企业,细心的张维仰观察到,众多的工厂产生了大量垃圾、废品、废液,难以处理,影响了自然环境和环卫部门的工作。

1987年,位于蛇口的一家外资企业找到深圳市环卫部门,提出每吨垃圾出500港币的高价,请求帮忙处置其公司产生的工业垃圾。企业负责人无奈地说:“不管怎么处理,只要拉走就行。”环卫部门将这些废液直接运到垃圾厂倒掉,却发现废液把管道和容器都腐蚀了,于是被迫找化工技术人员对废液进行化验。化验结果发现,废液中铜的含量很高,只要将废液的酸碱度中和一下,就可以解决腐蚀的问题。

当时大家注意的都是解决废液腐蚀的问题,问题解决后皆大欢喜。张维仰默默记住了化验报告中的另一个细节:“废液中的铜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提取出来,制成广泛应用于工业和农业的化工原料硫酸铜。”

年轻的张维仰对这个细节进行了深入思考:企业为工业废品、废液的问题头疼,要花钱来处理这些“废物”;环卫部门将这些“废物”倒掉后,仍对自然环境产生了二次污染;而其实这些“废物”中又含有价值很高的“宝物”,那能不能从“废物”中提取出有用的资源,再对废物做真正的无害化处理呢?

张维仰还进行了深入调查:既然废品、废液中含有“宝物”,为什么以前很少有人进行提取、处理呢?

他调查的结果是:对企业来说,废物处理获利空间有限,而投入却比生产投入的成本还要大,企业一般不愿自己投资建设处理装置,企业也没有精力和资金专门研究环保问题;对政府来说,可以投入巨资建立处置废物的设施,却对提取里面的有用物质获取小利不感兴趣;对生意人来说,工业废物种类繁多,成分复杂,有毒有害,处理技术难度大,资金投入多,回报周期长,没有人愿意经营……

张维仰当时想,越是大家不愿做、不在意的生意,市场机会才越大。不得不说,有些人的商业感觉是天生的,创业者的敏感,是对外界变化的敏感,尤其是对商业机会的快速反应。

微信图片_20211115093626.jpg


早期创业时期的张维仰

第一桶金

经过考察,张维仰把目标放在深圳宝安区。主要考虑到废物源比较分散,大多企业一天可能只产生一吨废水,而宝安的生产企业众多,容易集中工业废物进行规模化处理。而且这里土地资源丰富,便于建立处置基地。

张维仰找到当时的深圳宝安区环保局,表达了自己从事工业废物处理的想法。这是件既为企业减压,又能减少环境污染,还能减轻政府压力且不需要政府投资一分钱的好事,他理所当然地得到了政府部门的支持。

1990年,张维仰从深圳市城管局环卫处辞职,又借来几千元钱,成立了一家小化工企业——东江化工,按他后来的说法,就是当起了个体户。这个小小的私营经济体,奠定了张维仰后来的事业基础。

1234567...8

编辑:李丹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solidwast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固废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