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解析|垃圾分类之后 如何关上垃圾管理这个“闭环”?

时间:2020-11-24 10:57

来源:中外对话订阅号

作者:王晨 蒋亦凡

中国垃圾管理一直将聚光灯对准居民的分类交投这个“中间环节”,但惟有“后端”的回收处置与“前端”的源头减量齐头并进,才能真正实现废弃物可持续管理。 

1.jpg一辆行驶在上海胶州路上的生活垃圾电动车。图片来源:Mark Andrews / Alamy

继上海率先于2019年7月推行生活垃圾强制分类之后,2020年,中国的垃圾分类按下了快进键。据住建部规划,到2020年底,46个重点城市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其他地级城市实现公共机构的生活垃圾分类全覆盖。9月1日,新修订的《固废法》正式实施,将中国“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制度”上升到法律高度。

回顾上海、北京等先行城市推进垃圾分类的过程,大量的报道、宣传和网络热议都聚焦于如何规范社区中的分类投放和收集行为,但是,被分出的垃圾的后端处理却远未被给予同等关注。致力于垃圾减量和分类回收的上海浦东益科循环科技推广中心创始人张淼则认为:当前末端处理数据依旧不够明确,在垃圾处理量与新增设施数据之外,实际处理比例、无害化程度、产物去向等数据都应当准确及时地公布,才能形成社会监督,倒逼长效机制顺畅运转。

公益组织“零废弃村落”发起人陈立雯告诉中外对话:垃圾分类的关键就在于能不能把整个系统一环扣一环地连起来,形成一个闭环。

中国的生活垃圾前端减量政策长期止步不前。2020年相继颁布的新“限塑令”和新《固废法》有望打开新的局面,但其成效仍有赖于原则性要求的操作化,以及全社会的参与。

厨余垃圾处置捉襟见肘 

数据透露出上海实行生活垃圾强制分类一年后,后端处理存在的“偏科”现象。

7月2日公布的上海垃圾分类一周年“成绩单”显示,垃圾分类在社区分类收集这个“中端”取得了了不起的成绩,体现为“三增一减”——可回收物回收量、湿垃圾(即厨余垃圾)分出量和有害垃圾分出量都得到显著增加,同时,干垃圾的处置量则明显减少。垃圾被分出意味着有望得到更妥善的利用和更安全的处置,而非被混合着抛进焚烧厂的炉膛付之一炬。

可是,这只是理想状态。究竟有多少被分出的湿垃圾得到了资源化利用,有多少有害垃圾得到了无害化处置,还取决于后端的处置环节。这恰恰是这份成绩单没有交代的,只透露了一个 “干垃圾焚烧和湿垃圾处置总能力”——24350吨/日,而未将两者区分。

不过,经过对上述“成绩单”披露的数据进行计算,可以发现当前上海湿垃圾的处理能力为5050吨/日。相比6月湿垃圾分出量9632.1吨/日,目前上海每天有4582.1吨湿垃圾得不到应有处置,接近分出量的一半。虽然“成绩单”提到下一步上海湿垃圾处理能力将达到每天7000吨,但这仍不足以覆盖分出的厨余垃圾。

但是,“成绩单”同时显示,上海当前焚烧能力已经超出实际焚烧量近4000吨/日,而且还将扩大。这就是上海垃圾后端处置的“偏科”现象——重干垃圾焚烧,而轻湿垃圾处置。

厨余垃圾处置能力提升的缓慢,部分缘于厨余垃圾堆肥产品由于分类纯净度不足、盐分过高等问题而难以被用于土壤改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企管所再生资源产业化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曲睿晶则指出,堆肥场带来的有机废气、渗沥液、虫蝇滋生等问题,也造成其选址困难。

除了堆肥,厨余垃圾另一种主流处理方案是厌氧消化——在设备内部缺氧环境及适宜温度下由微生物将有机垃圾降解,同时产生沼气,可用于发电。曲睿晶告诉中外对话,从可操作性和规模效益看,它都比好氧堆肥更受城市管理者和市场的青睐,因为厌氧产沼处理是集约化工艺,密闭性好,处理量大,减排潜力也大,只要控制住沼气、沼液中的甲烷逃逸,它就更环境友好 。

持续在各地考察生活垃圾后端处理设施的曲睿晶告诉中外对话,在上海目前有7座此类厨余垃圾处理设施,但仍然处于试运行和干湿工艺比对状态,仅能处理全市1/3的厨余垃圾。

大量未能得到满足的厨余垃圾处理需求,正被另一种模式填补——小型就地处理设备。

上海松江的一家企业告诉中外对话,其生产的小型化设备通过研磨和微生物降解,可将厨余垃圾快速“液化”。这些设备日处理能力小到几吨,大到数百吨,可根据需要部署、组合。当地街道办已经是该企业的客户,在一个大型住宅区的入口处,一台设备被安装在垃圾分类投放站,就地处理该小区的厨余垃圾,废液被排入下水道。

2.jpg上海一家企业正在制造的小型就地厨余垃圾处理机。图片来源:蒋亦凡 / 中外对话

这是一个被中小企业占据的市场,技术路线不一,水平参差不齐。但是随着厨余垃圾分出量的快速上涨,让这个市场快速扩大。

9月震惊全国的杭州市西湖区厨余垃圾处理站污水进入市政自来水管道的事件中,出事的处理站就属此类小型就地处理设施。一位专家告诉报道该事件的《南方周末》记者:目前国内各地厨余垃圾处理设施欠缺,只有部分大城市建设了处理设施。

再利用产业一蹶不振 

可回收物的再利用是另一个薄弱的“后端”。

曲睿晶告诉中外对话,目前真正的问题不在于回收,而是收上来如何利用。这是因为,长期以来承担中国废品再利用的由无数小企业、小作坊组成的产业,已经严重萎缩。他介绍,这些小型的塑料造粒厂、废钢厂、玻璃加工厂、小造纸厂和废纺回收加工厂在近几年都纷纷遭到取缔。再利用产能的丧失使得去年下半年再生资源价格大幅下滑——而在中国开始逐步停止进口常被叫做“洋垃圾”的海外再生资源后,其价格还曾一度上涨。

12

编辑:赵利伟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solidwast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固废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