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出差手记:参观了一个钢铁厂

时间:2019-12-06 15:27

作者:全新丽

最近两周出差河北武安,信息量和工作强度都非常大,让我又兴奋又疲惫。和大家分享一下适合分享的内容。

首先来个题外话,关于坐高铁的知识点——可能大家早就知道了,但我确实是最近两周才知道。

一个来自顺风车司机。我早上7:25从家里出发去北京西站,坐9:05的火车,心里还是很忐忑的,因为路上有两段路遇到事故,导致实际使用时间超出预估。顺风车司机说没事,着急的话不用取票直接刷身份证坐车。我8:45到了火车站,为了稳妥,我没有取票,直接去坐车了。从邯郸回来,我在邯郸站的人工售票窗口取了北京出发时没取的那张票,不耽误报销。需要注意的是,取票机上是无法取行程已经发生过的票的。

另一个来自F老师。上周出差返回时,我们提前了一点时间到邯郸站,票已经取了,F老师又带大家到人工窗口改签。非常方便。

先说说武安。

武安是邯郸下属的一个县级市,是全国百强县,邯郸市唯一,河北省唯二,地位是很高的,这个地位和这里的十几家钢铁企业密不可分。

邯郸我以前来过,大概是2012年,我参观过这里的新兴铸管,制造业企业的大生产场面给我留下了印象。武安我以前没有来过。

北京到邯郸2个小时的高铁就到了,邯郸到武安是一个小时的汽车车程。

邯郸是历史名城,武安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县。据说有2200多年的建县史,春秋属晋、战国归赵、西汉初置县,历史上几位有名的文臣武将苏秦、李牧、白起都曾被封为武安君。

武安最有名的称号是“中华冶铁发祥地”,钢铁产业也是它现在的支柱产业。这里有十来家钢铁厂,去年有7家钢企入围中国500强,10家钢企入围中国民营500强。

上周来到武安,这里不愧是钢铁之城,一路上大卡车来来往往。可能是冬季限产能,也可能是环保措施到位,并没有看到烟云滚滚,只有几个大高炉在冒烟。

我们一行参观了新金钢铁。它是中国钢铁协会会员单位,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单位。2017年吨钢利润657元,位列河北省民营钢铁企业第四名。近三年累计上缴税金50多个亿,是邯郸市主要纳税大企前三名。连续12年荣膺中国企业500强、中国制造业500强、河北省百强企业。厂里5500名员工,90%都是武安当地人。

进入厂区,有很大片的树林,这个季节,郁郁葱葱是看不到的,但在其他季节可以想象这里的生机。

我们先去参观了新金钢铁的环保智能管控中心,在大屏幕上,各处的动静一目了然。而且厂区内各个监测点的数据会实时传输给环保局。

中心大楼门口有个智能垃圾箱,很能辨别手势,据说一万元一个。我和J同事都去试了试。

我对钢铁厂会产生哪些污染有所了解:废气、粉尘、废渣、废水等。新金钢铁重视环保,在厂区行走,感觉他们的环境治理投入是有成效的。厂区整体看起来比较干净,没有异味,听不到噪声。

料场里面是铁矿石,是会产生比较大的粉尘之类的,但是因为盖了个大棚,里面再配上相应的处理设施,基本上就解决了。新金累计投资5.5亿元,建成了5座环保智能料棚,配备空气净化、感应洗车、分表计电等智能设备,实现了“原料全进棚、转运全密闭、现场无扬尘”,有效抑制了扬尘和尾气污染。行家说钢铁厂的污染其实主要产生于炼铁阶段,比如烧结,炼钢阶段就比较少了。我们一路看过去,现代化钢厂很多环节都是智能控制了。站在远处,看着翻滚的火焰,尤其是氧气加入那一瞬间,不由得心生感叹:那火把铁都融化成液态了。火能毁灭,但在人类手中,在耐火砖砌成的高炉里,火在创造,它把铁练成了钢。

轧钢阶段也挺壮观的,火红的钢铁在轨道上运输,在这里能听到巨大的轰隆声了,不知道这里面是否有办法控制噪声呢?

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个过程叫热轧。为了节能,都是将火红炽热的钢铁,直接通过地下通道运输到旁边的建筑物内轧制。如果不这么做,中间有任何停顿,都会导致热量散失,需要消耗大量能源重新加热到可以轧制的高温。

热轧后的钢铁一卷一卷的,这时就可以作为大宗商品出售了,是用途广泛的原材料。

新金还有冷轧工厂新金万利,在另外一个地方,当天因为高速路堵车(想象一下接连不断的大卡车),我们没有过去参观。去过的人说,万利那里的工厂更干净漂亮。产品也更高端,主要用于家电行业等。今年3·15消费者权益日,“2019海尔全球供应商大会”在上海举行,新金获得了海尔金魔方奖。海尔金魔方奖设立于2015年,是表彰模块商紧随海尔战略转型以引领方案创造用户最佳体验的最高奖项,是对模块商参与海尔生态圈建设,以模块化的方案创造用户价值的最高褒奖。金魔方奖正成为采购行业通用评价标准,家电行业模块商创新的最高荣誉。

新金公司周边有三个村庄。我们留意到,工厂周边没有太多居民区。26年前,创业者们在这里建厂的时候,估计更荒凉一些。

工厂和周边环境形成了事实上的共生关系。比如供暖方面。

每到冬季老百姓都是自己烧煤取暖,不仅花费高,而且造成污染,供暖效果也一般,有的家庭困难烧不起煤,就不得不忍受寒冬侵袭。新金经过多方论证考察,在董事长带领下,提出了利用公司冲渣水余热为周边居民供暖的方案,经过市政府批准后,在厂区兴建了高炉冲渣水集中供热工程,建设冲渣水换热站和冲渣泵房,铺设供热管网,将公司冲渣水余热重新利用,该项供热工程覆盖了周边3个村镇,3009户居民,以及村庄的学校、医院、敬老院和幼儿园等,供暖面积达81.5万平方米。使供暖区域内的燃煤小锅炉全部被淘汰,减少取暖散煤用量6000吨/年,污染物排放总量400吨/年。

污染治理、绿色化是钢铁行业继续发展无法回避的问题。新金也在从物流、生产、能源、环境等各个方面需求节能降耗、减少污染、治理污染。

F老师说某位领导在提到垃圾焚烧厂二噁英污染时,说“周围居民的鼻子是二噁英治理效果的唯一检验标准”。钢铁厂周边的居民也在盯着钢铁厂。一方面从科学角度,治理要达标,另一方面,从人的感知角度,也要让人感觉到空气变好了,厂区洁净美好。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950年,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用手指着广场以南一带兴奋地对站在身边的北京市市长彭真说:“将来从天安门上望过去,四面全是烟囱!”这是当年的中国梦。而现在,绿水青山是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个月前,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称,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钢铁工业发生巨大变化。2018年,我国钢产量突破9亿吨,钢铁产量在全球的占比由不足世界钢产量的千分之一,发展到目前占据世界钢产量的50%。粗钢产量是日本的8倍,是印度的8倍,是美国的10倍,是俄罗斯的近12倍,是德国的近20倍。

但考虑到人口总量,我国在生产/生活中积累的人均钢铁蓄积量(5.64 吨/人,2017年数据)还不到发达国家(至少十余吨)的一半。而且有相当数量的钢铁变成了出口商品。

这也是为什么发达国家可以主要用废钢铁循环炼钢,我们还必须大量使用铁矿石炼铁,然后再炼钢的原因。这也是当我看到新金从2017年将“吃废钢”作为业绩策略之一时感到欣喜的原因。

“有组织排放超低化、无组织排放系统化、运输方式清洁化、厂区环境景区化、余热暖民减排化”,新金正走在绿色化的道路上。这也许是我国钢铁行业唯一的出路。因为我们不能停,我们需要更多钢铁用于城市发展,需要更多金属设备来提高生产效率,需要更多金属耐用商品来改善生活质量。我们要经济,我们也要环境。这都是民生啊,甚至无法说哪方更正义。“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抚顺人说,“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武安呢?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