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环境公司种出的瓜果是不是更够味?

时间:2020-05-14 09:41

作者:全新丽

五一后到办公室,收到了中持绿色在山东肥城种出的甜瓜。

很正宗的山东博洋甜瓜,果肉清甜脆嫩,瓤像“蛋黄一样”,甜香可吃。

吃起来也更安心似的,虽然我没有亲眼所见,但听说过他们是用有机肥种出来的。

我想起大约在2018年10月份,在中持绿色李彩斌总经理的办公室里,听他讲的肥城故事。

当时他们是想做宣传片,蓉蓉叫上了我。虽然宣传片后来没做,但是李总的话让人印象很深。

01

环保领域以前也考虑过和农业的结合,比如污泥堆肥还田,有机废弃物还田,都是零零星星的,而且大多数还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环保公司。

环保行业,众所周知是政策驱动性行业,政策催生出了产业主体,带来了几十年的沸腾发展。

以环境保护,水处理、固废处理等为业务目标创立的环保公司(现在应该都叫环境公司了),思考上也形成了惯性:跟环保沾边的事,上游一定要有政府政策、资金的支持,要边界清晰,不然没法干。首先就给自己建好了围墙,围墙以外的事情,怎么干呢?有什么政策?

农业就是环保围墙以外的事情。

傅老师的《两山经济》里有一些案例是环保+农业,中持许总以前也提到过环保不和农业结合起来,是没办法搞好的。

02

中持绿色在肥城是怎么做的呢?

原动力还是跟政策有一定关系。但后来就走到了环保围墙外。

2014年,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王凯军教授在山东发起了山东省“十、万、亿”燃气项目倡议,即:以山东省内十个城市为基础,每个城市辐射十个区县,以生物质燃气提纯撬装成套设施复制建设废水、污泥、生活垃圾、畜禽粪便、秸秆等的厌氧沼气精制生物质燃气项目100个,达到年产生物质燃气10亿吨的目标。

“十、万、亿”项目推动了山东省在农村环保工作方面开展全省农村废弃物三级网络试点工作。

时任山东省环保厅厅长张波(现任生态环境部总工程师)指出,建设农村废弃物的收集、转化和应用三级网络是开展农村废弃物综合治理的有效路径,要坚持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农民为根本、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工作思路,不断提升农村环保工作的规模化、专业化、社会化水平,在农村建立起良性可持续的能源生态体系。

三级网络形成了课题,由王凯军老师负责。

肥城是当时三个三级网络试点之一,每个试点有1500万元的财政支持。

2015年10月,由山东一家环保公司中标。这家环保公司中标之后,还是觉得不妥,觉得看不清楚方向,自己也没有农业技术积累,投资也有资金压力。

这家公司在接触中持绿色之后,就把项目转给了中持。

03

2016年,二月二,龙抬头这天,项目名义上开工了,设计、征地……7月底真正开动,2018年6月底建成调试,开始进料。

当时已经有一些公司因为国家秸秆转化为天然气政策的出台,在做一些农村沼气池方面的建设。作为环保公司,觉得看不懂,算不清,算来算去也要亏。李总说:为什么别人能做,我们不能做?别人都是傻子吗?

中持绿色之前就有过有机废弃物制造有机肥方面的探索实践,但是这条路并不好走。

有机肥行业比较混乱,坑人的事情很多。有些地方就是把污泥晾干,里面掺点东西就当有机肥了。

李总觉得,以前说要做农业的有机肥,都是坐在办公室里,讲一些理论上的东西。现在有机会了,何不做个示范出来?

说做就做,他们成立了中持绿色农业公司,在项目周边流转了300亩土地。

公司里学农的硕士,走上了田间地头。

04

为什么有这个底气做呢?

有了这300亩地,项目上的沼液处理后就有了去处。沼渣的处理容易一些,固体的运输半径也远一些。沼液还是比较难搞的。

项目本来是有处理厂(有机废弃物处理设施)的,现在有了农业,有了景观,成为一个生态区块,一个生态综合体。生态综合体这个概念是许总提出来的,源自于污水处理厂概念厂四个追求之一的“环境友好”。

项目建设的目的是为了处理畜禽粪便、秸秆、果树垃圾,可以说这都是污染物,但是经过加工之后的有机肥,能够被市场化利用。

说起来是很美好的,一开始谈起来有点艰难。

跟养殖户谈,他们先问:你准备付多少钱?

跟政府领导谈,他们说:不付钱估计你收不上来(畜禽粪便、秸秆)。

李总他们的策略是:擒贼先亲王,先找大个的,先把产业里的龙头给牵住。

后面再加上环保监督到位,有机废弃物无法再随意倾倒,局面就扭转了。

2018年7月,跟当地几个养殖大户(养鸡场、养牛场)首先签约:第一年免费处理他们产生的畜禽粪便等。中持还是保留了将来收费的可能。

项目设施投料、运行后,这些养殖户不再像当初那样排斥了。反而是,规模小的,中持还不乐意去收了。

因为是在试运行阶段,不能天天去收运,如果哪天没去,他们还质问:为什么不来?必须天天来把废弃物拉走。

也不是一帆风顺。

车辆的轮胎被扎过两次。

周边也有捣蛋的。当初土地流转时,他们要高价,中持就不要了。

等到项目建成了,原来每亩1000元的土地流转价格,降到800,再降到500,中持还是不要。捣蛋鬼们就来搞破坏,报警抓进去蹲两天,老实了。

后来,见到成效后,政府问:餐厨垃圾,你们要吗?旱厕改造能不能拿走?中粮的粮食酿造、玉米加工基地产生的废物,你能不能拿走?

这不就是环保公司最想要的吗?

但如果一开始就说建一个厂,把这些东西给我们,那没人搭理你。设施在这里了,就有人就找你了。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当时李总说,市政设施和农业设施不一样。

市政项目是每家收费,从而促进设施的运营,项目的改善。

他们在肥城的项目,就不能按BOT方式来计算。只能说,对企业来说,能来多少费用都是改善。

05

在产品方面,他们原来计划把产生的气做CNG,供应工业。

当地的天然气公司主动找来,把气买走。他们的气离主管还有2-3公里,天然气公司修了管道,主要是为了解决冬季气荒。价格比当初测算的要低,但是比供应工业稳定,工业客户可能因为停产等原因不再购买使用。项目生产的气算是有了稳定的出路。

肥的方面,情形也不错。

马路对面有个康顿果业,是肥城名产肥桃的种植基地,西边是中持自己的地。边上还有个正大果业,要打造万亩桃园,都需要肥料。

康顿先买了300吨的肥,这个肥料的生产过程是看得见的,好坏很容易知道。

此处插播一条有机肥知识:

有机质是很好的肥料。过去有机质还田,强调氮磷钾这些大众营养元素,强调肥效、速效。但,氮磷钾只是有机肥很小的一部分,还要做到腐殖质、有机质含量高。腐殖质是植物生产的激素,有机质进入地里,为微生物提供活动能源。所以,有机肥要提供有机质、腐殖质,当然还要有氮磷钾,既然叫肥,那肯定是要有的。

有的公司坑人,沼渣直接干化当有机肥,还有的发酵一天,把水烘干了就当有机肥。有机肥的标准是氮磷钾大于5%,含水率小于30%,有机质大于等于30%。烘干后,指标满足了,但是这些东西进入土里还要发酵升温。为什么德国有机肥卖得贵,就是因为深加工。

李总说,肥城这个项目,市政污泥坚决不用,凡是对肥的品质有影响的有机物都不要。

南京农业大学一位肥料领域很有声望的专家,从个人角度说,污泥还田是方向。但没有哪位专家公开这么说。

根据《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置农用泥质》标准,污泥农用,国家没有禁止,但是国家并没有允许这个东西作为商品去流通。符合标准,可以用,但是不能大范围去流通。

在使用上也是有要求的,比如说用量,以及连续使用年限等。要有监测数据。除非作为一个体系在做,否则大规模的使用可能不太行。

在肥城,第一步就是测土,本底要清楚。康顿果业也把土送过来让中持的实验室给它检测。

有机肥方面,中持绿色还推出了肥料服务。

不单单是卖肥料,还有农用机械,帮助施肥。因为都是周边在用,都在合理的服务半径里,不用考虑长途运输,就不用造粒,以及把含水率降低到什么程度。机械化施肥,还能保证肥效。

肥料服务有服务半径,作为商品的有机肥,有的卖到几百公里外,这还可以。但有机肥行业有个怪现象,就是以前的有机肥,本地人不用,都知道你这套东西怎么来的,都没有加工。比如,某某公司的有机肥,卖到新疆等远得不得了的地方。

06

李总说,农业种植也是很有意思的。

现在土地流转,一亩地1000,800,500元的都有。

中持做这个事,全亏了,也就30万,对产业来说无所谓。当然看来是亏不了的。

但如果用农业维生,肯定就不行了。

农村现在都是老年人,青壮年肯定不在村里种地。

未来农村要走相对规模化,也就是能发挥机械化的合理的规模。

规模化可进行大投入,中持地里的大棚,一个也有30万,家庭是承受不了的。

公司里折旧、摊销啊,算来算去还会有利润。家庭算账不这么算。

李总说,同事们为了不让地荒着,第一年就种了莴苣。当年蔬菜价格还比较高。

按测算,能做到10万一亩的产值,传统农业的产值是两三千。

农民一年种植两季,种子、化肥是成本,如果把工钱算进去,肯定是亏了。一亩地3000斤粮食,现在粮食顶多一斤1.5元。所以撂荒的很多。

农村的生产、生态、生活方式都要改变了。

李总说,虽然自己也是农村出来的,但十多岁就离开了农村,对农业生产很陌生。但是做有机肥就得做农业研究。

用工是本地雇佣的劳务。中持员工管理温室和种植规划。

他们希望做到:三季有桃,果子还要有苹果,种植周期错过烟台苹果。

地不多,销售一定要走高端精品。水果蔬菜产品规模可能不会大。他们还计划在网上售卖袋装的有机肥、营养土。

对了,又一个知识点:植物在有机肥里是种植不出来的,营养太过了,需要加土,做成营养土。

07

许总说过,企业创造出一个东西,能放到财务报表就是英雄,否则就是骗子。

写这篇的时候,我没去问李总,这个项目放在报表里是什么模样。

只知道他们种出了很好吃的甜瓜。快递送来的纸箱子里,躺着四个瓜,包装也很专业,充气的塑料裹着,防止果子碰坏。

看中持绿色的淘宝店里,产品种类挺多,各种瓜果蔬菜,但好多还没有上市。

我下单又买了四个甜瓜,39块多,比同品类的瓜略贵一丢丢。但是这个瓜我吃过了,它的品质是有保证的,我买其他便宜的有一定几率买到不好吃的,而且我知道它种植的过程是安全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家嘴挑的小宝都说这个瓜好吃。

还记得当时李总说做肥城项目他最大的体会是:走到围墙外去,变成社会的一部分。别再指望政府给政策,别再指望边界清晰。“我说过退休了就回家种地去,现在就算先做一点尝试吧。”他说。

据说中节能也成立了相关的公司,在做环保和农业的结合,但是又觉得产业链太长。希望中持的尝试能走出一条路来。

08

环保是政策驱动性行业,可以说,政策就是这个行业的灵魂,尤其是在市政领域,其他可以说都是细枝末节的东西。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但这是不是也意味着,这行业永远都在枷锁之中?

威立雅的口号变成了:资源再生,生生不息;苏伊士称自己是“资源的可持续管理者”。这是最近四五年的事。

水处理服务商、固废处理公司、环境服务商,以前的定位好像都可以变一变了。

金科环境说要把污水“吃干榨净”,污水经过膜处理,再供应给工业,污水项目变为工业供水项目。

这样变化过后,环境公司手里掌握了水资源、能源、肥料等,围墙慢慢就没有了吧。

有限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戏却是在和边界,也就是和“规则”玩,探索改变边界本身。

环保这个有限游戏,是不是也要变成无限游戏?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