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傅涛:固废产业需要系统驱动 将引领两山产业的未来

时间:2019-01-02 10:24

作者:李晓佳

与外界感受到的产业寒冬不同,今年的固废战略论坛现场较往年更加火爆。论坛现场,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清华海峡研究院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两山经济》作者傅涛表示,今年是固废产业高速发展的一年,越来越多的产业细分领域兴起和发展。他认为,2018年是固废领域点状市场的辉煌,真正的产业革命还没有开始,市场热点正在从单点向多点延伸和发展。

以下为傅涛现场分享内容:(根据现场发言整理) 

1.jpg

傅涛

固废论坛很大程度上见证了产业的发展历程,早期固废论坛基本都在谈垃圾焚烧,所有相关企业也都围绕“垃圾焚烧”拓展市场。实际上固废产业链很长,垃圾焚烧环节只是最早被市场抓住的环节,随着市场的发展,如环卫、危废等越来越多的细分领域出现,很多环境企业也开始延伸产业链。

“真正的产业革命还没有到来,目前固废市场的热点正从单点到多点发展。”傅涛认为,2018年是固废领域点状市场的辉煌,产业主力都是在政府主导的行业框图中做点状市场,单元要素驱动仍是主力。如今形势正在发生变化,各个单点铺好后,将会形成点与点的链接,固废领域也将面临系统化趋势,未来企业之间也将开始“手牵手”的协同合作,拓展和衔接固废产业链。

2.jpg

固废领域新时代下的产业背景

中美博弈的白热化,以及环保监管的趋严等宏观环境,都让企业面临更大的挑战和压力。今年又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新旧动能转换加快,经济不断转型升级,城市发展模式也在加速更新。在这种复杂背景下,社会管理机制创新将是常态化,环境领域的机制体制创新也将给行业带来机遇和挑战。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已经是新时代国家重大战略之一,是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点状的城市发展,已经逐步走向链接,如“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重大战略的启动。城市之间不再是单点的自我发展,而是手牵手一起协同发展。这一趋势让环境管理从根本上打破传统的行政区域分割,有利于实现区域联动的绿色发展战略。

从新时代下固废领域所处的产业背景来看,固废领域的产业革命尚未到来。

其一、固废效果时代在迫近。

从点状到区域的发展,使得固废的市场空间更大,但固废产业的效果时代仍在路上。傅涛认为,固废的效果时代正在迫近,但还没有到来。大气、水、土三个十条中,围绕大气和水的效果导向治理目标明确,而“土十条”现阶段还以普查为主,摸清了家底儿之后,针对突出问题进行效果化的治理将是必然结果,那时固废产业的效果时代将会到来。

3.jpg

其二、固废领域正在进入面上的系统服务时代。

固废处理处置虽然是一个长链条的产业,但过去,固废领域还主要以“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的处理处置为核心,只关注处理环节。新时代下,产业链开始向处理的前后端不断延伸,从前端的分类收集与收运,到后端处置的资源利用、土地开发利用等。固废领域点状的服务不断增密,效果化的导向促使点逐渐连成一片,形成全产业链的系统服务,固废领域的价值流通也会更加顺畅,打破了高溢价的壁垒,如现在的危废领域。傅涛强调,固废产业正在进入面上的系统服务时代。

 其三,服务的高质量时代已经到来。

行业中大部分企业的服务水平还相对较低,还有很多低质漏洞。但是,多种因素促进了追求高质量服务时代的到来,尤其是全面进入小康社会的要求以及公众感知因素的加深,都在加速这个时代的进程。

其四,固废产业与城市发展高度融合。

在即将到来的固废效果时代,将不仅仅局限在“点”、“面”的治理,而是与社会、经济、人民利益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整体化、系统化的服务,是以“效果为导向”的系统质量的提升。在此趋势下,固废在城市发展中不再仅仅是末端,而是要与城市的绿色发展相融合。此时,城市布局、城市模式、城市定位,以及城市主导产业规划等都将影响着固废产业的发展格局。以前,我们很少处理海洋固废,但在全球一体化下,城市与海洋的关系更紧密,海洋垃圾对城市影响将变的越来越大。

其五,固废产业在与工业转型高度融合。

城市和工业是固废产业服务的两大主体,傅涛认为,改变工业废物末端处理为绿色发展模式的发展前景大于城市。城市垃圾处理需求是刚性的,各个环节在短时间内又很难做出改变,如垃圾分类、收运等都是困扰多年的难题。与此相比,工业领域的危废收集与处理就比较容易做出改变。

E20环境平台花费两年多时间,调研与实践探索“两山论”落地的案例与路径。我们发现,在类邯郸式工业较发达的城市中,过去,工业领域是挣钱的,也愿意花钱让第三方来帮助处理所产业的固废、危废。如今,经过充分的动荡和优胜劣汰的竞争,工业的产业调整更加深刻,一部分企业通过转型获得了利润,也有一部分企业被迫关门。工业危废面对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无害化处置,企业对固废处理的态度在发生转变,环境监管的趋严,加速了固废产业与工业企业转型的融合。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傅涛指出,从这个现状可以看出,危废产业可能是阶段性的产业,当甲方面临生存难题的时候,就很难投入更多成本给末端的治理产业。当危废产业比源头产业还挣钱时,大部分危废一定会消减于产生的过程中。因为,对工业危废的产生者而言,通过生产环节控制危废产生的能力其实更强。过去不自己做危废处理,不仅由于专业的限制,也因为之前产业利润很高,还不需要做后端的产业延伸。

随着工业调整的深化,工业废物的产生、处理、利用,越来越成为一个有机整体。已经不允许工业危废的产生者把更多的钱投入到末端的产业中,而是激发他们积极探索自己进行危废处理的路径,在工艺环节实现危废的消纳。

傅涛认为,像危废这样在别人田野上耕作的过渡性产业,以及技术含量并不高的产业,能够获得高额回报率的时代即将过去。

不能用静态的方式分析产业,因为新时代之下所有的元素都在变化,要做的是在变化中找到不变。

其六,固废也面临共性环保难题。

一是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平衡、充分和高质量就意味着高投入;二是政府支付难题加剧,如地下水、土壤污染治理、河流治理等等,都没有充分的付费主体,政府没有充分的收费通道,加之受经济转型影响,政府的支付能力也在下降;三是工业企业支付能力不足和缺位,历史欠账显著;四是公众支付意愿不高。

这些问题,直接带来了效果市场和高质量增长对系统驱动的呼唤,傅涛认为,产业需要在系统优化中解决难题。对于一个公司,一个技术,一个项目的判断而言,点上的优劣已经不能作为判断的依据,系统的优劣才是成败的关键。

系统驱动的固废市场才是未来

环保领域有两种付费方式——污染者付费和受益者付费,虽然现阶段固废产业的发展仍然需要政府来主导,污染者付费仍是主流,但受益者付费必然是未来趋势。傅涛强调,系统化带来的受益者付费的比重必然越来越大,我们必须在受益者空间里充分的挖掘价值,这就是传统意义上讲的资源化。如果资源不能融入到经济循环中,不能融入到价值链的主流交换中,那么资源利用的价值就不会比废弃的价值更大,资源就变成废物。

固废产业点上市场虽然辉煌,但是系统驱动的固废市场才是未来。

 何实现系统驱动?傅涛强调,系统驱动有三个层级:

一是更大范围的技术集成优化,而不是点上最优。要求从固废的整个产业链和价值链上看待固废的价值,而不是过于强调处理或者某一个环节的价值。

二是向客户提供系统解决方案。E20研究院在邯郸、黄山等地的实践发现,为解决系统化的难题,需要为地方政府和工业企业,提供系统解决方案,也就是“五位一体”,不仅仅包括技术的支撑,还有政策扶持、公众引导、产业导入、金融配套等服务,需要全方位的互动和协同。

三是系统化所强化的社会系统资源集聚。这种集聚就称之为:生态链接效应和奇点价值效应。

“实际上,实现系统驱动需要企业思考如何少花钱、不花钱,甚至赚钱做生态环境保护。”基于此,经过三年多的调研和实践工作,傅涛创新性的提出了“两山经济”理论,并首创了《两山经济》一书,他在书中用十几个行业实践案例,讲述了如何帮助地方政府提供更平衡、更充分的环境服务题,以及如何助力企业抓住新时代发展机遇,并系统介绍了四大价值规律:协同需求规律、生态供给规律、时空变现规律、循环奇点规律。

4.png

通过创新创造生态连接、占据价值奇点

现场,傅涛重点介绍了与社会系统资源集聚关联最为紧密的两大价值规律,即生态供给规律和循环奇点规律。

人类用创造性的劳动链接自然生态循环、利用自然价值

生态供给规律的提出,主要基于三个论断:

其一,生态文明是工业文明高度发达基础之上的文明,大部分的工业产品已经供大于求。

其二,万物互联。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使得链接变得极其重要。傅涛指出,以前我们认为链接产生不了价值,互联网的出现打破了固有思维,使链接重生“新”的价值,计算机跟计算机的链接,产生了微软和Inter,移动互联网出现,使得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更加紧密,产生了BAT这类的大鳄公司。

其三,生态价值。傅涛认为,在生态文明体系中,人类劳动创造的价值比起地球生态价值来说,比例很小。人类劳动更大的价值在于链接自然界中生态循环的价值增量。

生态供给规律强调的是用创造性的劳动链接生态循环和社会循环的增量价值,附加于产品或服务,创造价值增量。

5.jpg

傅涛介绍,以百度为例,它建立了搜索引擎系统,网友既是提问者,也是回答者。在这个系统中,不断有人提问、有人回答,价值呈指数级增长。BAT类公司都是指数级的增长,他们靠劳动链接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循环,产生巨大的价值。机器与机器之间的物联网是第三层级的互联网,正在产生新的企业巨头。

再如诸葛亮借东风的故事,东风不是战争要素,但在赤壁一战中东风却成为关键要素,诸葛亮在用生态链接的方式作战,把自然元素纳入了“经济对价”。诸葛亮通过观天气,预测链接到自然要素的东风,在对价过程中产生巨大的价值。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傅涛由此提出,环境人能不能通过劳动链接大自然的循环,如让大自然的“风”成为产业的价值来治理雾霾,这将给产业带来更广阔的发展思路。

未来是被链接,还是去链接,取决于是否占据了价值奇点

未来环境企业将是相互链接的,而不是相互并购的。区别在于,是被别人链接,还是链接别人。

傅涛用“车站理论”来举例,一列从北京到广州的列车,如果没有设置站点,就是被链接,因为留下的只有呼啸而过的噪音和沿途的垃圾。一个循环铁路生态网络中,价值的本身是客流量,因此只有掌握核心中转站或枢纽站,才能价值最大化。

企业能否捕捉到自然生态的价值循环,未来是被链接,还是去链接,取决于企业是不是占据价值奇点。

目前,环保开始链接农业,链接旅游,链接生态等等。傅涛强调,未来要不断链接,并且大胆地往前走,但如何链接到自己的商业价值,需要行业认真思考。

6.png

面向未来的固废产业,无害化处理将是过渡性手段,以及转移污染性质的工程化手段,会逐渐从产业核心要素中弱化。固废产业正在回归服务的本质,逐渐回归系统的价值服务。未来,固废产业的内部增长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产业必然会占据价值奇点更广泛地联通生态循环。

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理论指导下,傅涛认为,下一代最伟大的企业正在环境领域产生,未来领先世界的、支撑生态文明的产业一定是两山产业,是环境产业的更高阶段。而固废产业最贴近两山产业核心,某种程度上表征着两山产业的未来。

傅涛博士首创的《两山经济》由中国环境出版集团正式出版发行。书中详细介绍了他带领研究团队,经过两年多的“两山论”调研实践,总结的心得和成果。多位权威专家、领军企业家联合对本书进行了推荐。购买《两山经济》请扫描图片二维码:

7.png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