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涛第二季】第十七期!傅涛:塞翁失马,格局决定位置            

【听涛第二季】第十七期!傅涛:塞翁失马,格局决定位置

时间:2023-03-13 13:40:16 来源:中国水网

塞翁失马的故事告诉我们,每一件事情的祸福都是在转化之中的,时间尺度、空间尺度不同,都会影响我们的立场。环境产业是最能理解两山经济、两山理论、生态文明的一个产业形态。跟随听涛第二季第17期,以塞翁失马的格局看环境产业的发展。

社会中存在了很多对立统一,对立很多,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中国经济发展了四十年,这四十年是突飞猛进的发展,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矛盾一直存在着。我们早期是把绿水青山给挖掉变成金山银山,后来我们过度强调还原绿水青山,花很多的钱去做绿水青山的还原。习近平总书记在2005年提出绿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银山,我们称为叫两山理论。我们成立了两山理论研究中心和绿色发展研究中心来专门研究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怎么落地。这种对立统一在我们的《两山经济》里有专门的论述,但对立统一不是我们提出的,自然辩证法里都在强调对立统一。实际上只要我们站的时间更长,站的空间更大,我们就能找到很多统一的逻辑关系。

中国西汉有一本古书叫《淮南子》,里面讲了一个塞翁失马的故事,我相信大家都听过这个故事。生活在边境中的老翁所以叫塞翁,他的祸福转化的故事,讲到祸福相依的故事。早期他丢了一匹好马,当然是祸事,很多人替他难过,他说焉知而非福也。因为这匹马跑到边境的对面去了,过了几天,带回了3匹野马,这3匹野马比他那匹马还棒,很多人很羡慕他,来祝贺他,他说焉知而非祸也。过了几天,为了驯服那几匹野马,他的儿子从野马上摔下来把腿摔断了,他说焉知而非福也。没过多久,战争征兵,村里的健壮的男性都被征去当兵了,他的儿子因为腿断了,幸免于兵祸,没有死,保全了性命。

你看短短的这几个故事里头,讲到了4次的祸福转化。从这个寓言故事里能看到,每一件事情的祸福都是在转化之中的。不同的时间看,这件事情的好和坏是有区别的;在不同的时点上看,都是有区别的。如果把它画成曲线,是一个波状的。很多的矛盾告诉我们一些启发,第一,当你站得足够宽、足够远的时候,你就会看的很淡,因为祸福始终是在转化的,很多矛盾的东西会形成统一。如果你看一百年以上,就会完全不为祸福所左右;如果你看到一千年,你就会看懂人类历史;你看到一万年,就能看懂生态文明,因为人类在生态文明面前是弱小的。人类现在红火了几百年,但是再过几百年说不定核战争以后人又没了,祸源又起来了,这个祸福是在转变的。我们作为一个人,如果只看当下,那你就变得太短视了,好多事情的判断会显得没有高度,但有的人觉得这是活得真真切切的。你看得太远,你就会出家了,你就觉得什么都没有真正判断的意义了。

这个故事讲到的就是很多事情的祸福是决定于你的视野和尺度的,这说的是个时间的尺度。第二个对我们的启发就是你看一件事情你往上看,你就总看到幸福的一点,因为无论多么烂的事情,下面它会转好。如果你的眼光所有都是往上看的,你就是个乐观的人,你看到他得到马的时候,你看到他免于兵祸的时候;如果你往下看,你就会看到他失马的时候,你看到他摔断腿的时候。一个乐观的人是往上看的,一个悲观的人总是往下看的。实际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在转变之中。我们从这个故事中能看到好多的事情,在空间和时间的尺度是有区别的。空间的尺度很容易理解,比如新安江的治理,我们曾去新安江做过考察,新安江这条河跨过两省有三个名字,上游叫新安江,中游叫富春江,下游叫钱塘江。这一条江有三个名字,在不同的地方它的角度不一样。杭州很发达,黄山在上游,如果黄山也要按杭州一样去发展,污染新安江;如果黄山不发展,对黄山来说就是亏的,但对杭州是赚的。我们如果从整个江的领域来考核,它的尺度会不同,从黄山的角度去考核是不同的,从浙江的角度去考核也是不同的。我讲这个例子是说,同样一件事情你看的是一个点、一个面,还是一个立体,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我讲这个话题想说明两个意思,第一,同样的事情,时间尺度空间尺度不同,会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所以很多事情的判断,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我们怎么去取舍,决定一个企业的尺度,企业家的尺度要比一般的人要高。有的人是小时工,就是干一小时拿一小时的钱,他必须要直接的经济效益,要不然他没有下一个生活的动力。有的人是按天计费的,据说有的蓝领工人上一天班,晚上就得拿钱,然后就去吃了花没了。有的人是按周计费的,有的白领工人是按月计费的,有的是按照年计费的,管理层是按年计费拿年薪的,有一部分年薪在年底,他会有更长远的眼光。企业家是按照5年到10年计费的,我们要投资一个企业,前两三年是亏的,第一年肯定亏,因为刚刚开办嘛!做BOT也是一样,一个项目按30年计费。但一个政治家,我们可能按30年计费,中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美国的政治家只能按4年,他没办法,他的体制决定了他只能考虑4年。所以我们说美国政治家的眼光不如中国的政治家眼光长。我们的执政是连续的,我们可以考虑的更长。

时间的尺度会决定我们的立场,空间的尺度同样会决定我们的立场。我们现实中有很多的矛盾,比如说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矛盾,这个矛盾长期困扰着我们的经济。我们先毁掉绿水青山发展了经济,后来我们不惜成本花钱拆了金山银山去还原绿水青山。习近平总书记在2005年谈到了这两件事情本身是统一的。为什么他能提出这样的理念,因为他的眼光够长、格局够大,他站在整个的历史长河的立场上去,确实是统一的。如果站在一个更大的地球范围之内,站在全中国的范围之内,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统一性是可以做到的。

今天我们从塞翁失马看到一件事情从不同的角度会产生不同的结论。从商业上来讲,企业家的格局决定我们企业的立场和企业的发展。这个格局包括了时间的格局和空间的格局。我们是考虑一个人、一个家、一个企业,还是一个城市?我觉得所有的人都应该考虑比你自身更高的一个层次,才能够真正理解你的上级,理解我们所处在的这个社会。环保产业本身就是一个必须要考虑大局的行业,因为我们本身是一个通过利他才利己而产生的行业,不像别的行业直接卖的就是价值。我们需要先把污染物治理了,没有直接产生价值,然后我们再琢磨下面产生的价值。我们早期就像小时工一样,先把点上治理了,后来我们开始考虑把河治理了,再后来我们考虑把整个城市治理了。现在我们考虑的是,治理完以后,不能仅仅产生甲方的成本,我们还要创造更大的价值。这种更大的价值是随着我们产业的精神的升华必须经历的过程。我们这个产业注定是最能理解两山经济,理解两山理论,理解循环经济,理解生态文明的一个产业形态。环境产业的企业家们是最有长远眼光的,希望这种长远眼光能在未来的体系中间得到经济性的体现。

01栏目: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听涛》第二季

从解读宏观政策到认识环境产业的本质,以视频分享的形式,梳理产业脉络,探寻产业的逻辑,寻找产业的方向,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02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环境学院产学研中心主任;《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03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2月3日起首播,每期平均时长10分钟左右;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多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多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往期《听涛》第二季文章相关链接:

【听涛第二季】首期开播!傅涛讲“从本质出发,重新认识环境产业”

【听涛第二季】第二期!傅涛讲:环境产业的发展与分化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听涛第二季】第三期:傅涛谈对百年未有之变局的认识

【听涛第二季】第四期!傅涛:从四方面理解新时代的特征

【听涛第二季】第五期!傅涛:环境设施的未来形态

【听涛第二季】第六期!傅涛:环保企业如何走出成本中心?产业的双百跨越

【听涛第二季】第七期!傅涛:环境产业从成本中心走向价值中心的升级路径

【听涛第二季】第八期!傅涛:环境技术企业的尴尬

【听涛第二季】第九期!傅涛:技术企业如何从工程服务迈入产品服务    

【听涛第二季】第十期!傅涛谈技术如何上升为产品?

【听涛第二季】第十一期!傅涛:智慧赋能,让环境设备产品有人格

【听涛第二季】第十二期!傅涛:环境领域的服务产品化

【听涛第二季】第十三期!傅涛:高标准引领高质量

【听涛第二季】第十四期!傅涛:让高标准的产品获得客户价值

【听涛第二季】第十五期!傅涛:标准化是行业开拓国际市场的抓手之一

【听涛第二季】第十六期!傅涛解读环境产业如何建立自己的商业模式

 

分享到:
7863 2023-03-13 13:40:16

【听涛第二季】第十七期!傅涛:塞翁失马,格局决定位置

视频分类 会议视频 视频来源 综合,傅涛,E20演播厅,听涛

塞翁失马的故事告诉我们,每一件事情的祸福都是在转化之中的,时间尺度、空间尺度不同,都会影响我们的立场。环境产业是最能理解两山经济、两山理论、生态文明的一个产业形态。跟随听涛第二季第17期,以塞翁失马的格局看环境产业的发展。

社会中存在了很多对立统一,对立很多,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中国经济发展了四十年,这四十年是突飞猛进的发展,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矛盾一直存在着。我们早期是把绿水青山给挖掉变成金山银山,后来我们过度强调还原绿水青山,花很多的钱去做绿水青山的还原。习近平总书记在2005年提出绿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银山,我们称为叫两山理论。我们成立了两山理论研究中心和绿色发展研究中心来专门研究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怎么落地。这种对立统一在我们的《两山经济》里有专门的论述,但对立统一不是我们提出的,自然辩证法里都在强调对立统一。实际上只要我们站的时间更长,站的空间更大,我们就能找到很多统一的逻辑关系。

中国西汉有一本古书叫《淮南子》,里面讲了一个塞翁失马的故事,我相信大家都听过这个故事。生活在边境中的老翁所以叫塞翁,他的祸福转化的故事,讲到祸福相依的故事。早期他丢了一匹好马,当然是祸事,很多人替他难过,他说焉知而非福也。因为这匹马跑到边境的对面去了,过了几天,带回了3匹野马,这3匹野马比他那匹马还棒,很多人很羡慕他,来祝贺他,他说焉知而非祸也。过了几天,为了驯服那几匹野马,他的儿子从野马上摔下来把腿摔断了,他说焉知而非福也。没过多久,战争征兵,村里的健壮的男性都被征去当兵了,他的儿子因为腿断了,幸免于兵祸,没有死,保全了性命。

你看短短的这几个故事里头,讲到了4次的祸福转化。从这个寓言故事里能看到,每一件事情的祸福都是在转化之中的。不同的时间看,这件事情的好和坏是有区别的;在不同的时点上看,都是有区别的。如果把它画成曲线,是一个波状的。很多的矛盾告诉我们一些启发,第一,当你站得足够宽、足够远的时候,你就会看的很淡,因为祸福始终是在转化的,很多矛盾的东西会形成统一。如果你看一百年以上,就会完全不为祸福所左右;如果你看到一千年,你就会看懂人类历史;你看到一万年,就能看懂生态文明,因为人类在生态文明面前是弱小的。人类现在红火了几百年,但是再过几百年说不定核战争以后人又没了,祸源又起来了,这个祸福是在转变的。我们作为一个人,如果只看当下,那你就变得太短视了,好多事情的判断会显得没有高度,但有的人觉得这是活得真真切切的。你看得太远,你就会出家了,你就觉得什么都没有真正判断的意义了。

这个故事讲到的就是很多事情的祸福是决定于你的视野和尺度的,这说的是个时间的尺度。第二个对我们的启发就是你看一件事情你往上看,你就总看到幸福的一点,因为无论多么烂的事情,下面它会转好。如果你的眼光所有都是往上看的,你就是个乐观的人,你看到他得到马的时候,你看到他免于兵祸的时候;如果你往下看,你就会看到他失马的时候,你看到他摔断腿的时候。一个乐观的人是往上看的,一个悲观的人总是往下看的。实际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在转变之中。我们从这个故事中能看到好多的事情,在空间和时间的尺度是有区别的。空间的尺度很容易理解,比如新安江的治理,我们曾去新安江做过考察,新安江这条河跨过两省有三个名字,上游叫新安江,中游叫富春江,下游叫钱塘江。这一条江有三个名字,在不同的地方它的角度不一样。杭州很发达,黄山在上游,如果黄山也要按杭州一样去发展,污染新安江;如果黄山不发展,对黄山来说就是亏的,但对杭州是赚的。我们如果从整个江的领域来考核,它的尺度会不同,从黄山的角度去考核是不同的,从浙江的角度去考核也是不同的。我讲这个例子是说,同样一件事情你看的是一个点、一个面,还是一个立体,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我讲这个话题想说明两个意思,第一,同样的事情,时间尺度空间尺度不同,会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所以很多事情的判断,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我们怎么去取舍,决定一个企业的尺度,企业家的尺度要比一般的人要高。有的人是小时工,就是干一小时拿一小时的钱,他必须要直接的经济效益,要不然他没有下一个生活的动力。有的人是按天计费的,据说有的蓝领工人上一天班,晚上就得拿钱,然后就去吃了花没了。有的人是按周计费的,有的白领工人是按月计费的,有的是按照年计费的,管理层是按年计费拿年薪的,有一部分年薪在年底,他会有更长远的眼光。企业家是按照5年到10年计费的,我们要投资一个企业,前两三年是亏的,第一年肯定亏,因为刚刚开办嘛!做BOT也是一样,一个项目按30年计费。但一个政治家,我们可能按30年计费,中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美国的政治家只能按4年,他没办法,他的体制决定了他只能考虑4年。所以我们说美国政治家的眼光不如中国的政治家眼光长。我们的执政是连续的,我们可以考虑的更长。

时间的尺度会决定我们的立场,空间的尺度同样会决定我们的立场。我们现实中有很多的矛盾,比如说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矛盾,这个矛盾长期困扰着我们的经济。我们先毁掉绿水青山发展了经济,后来我们不惜成本花钱拆了金山银山去还原绿水青山。习近平总书记在2005年谈到了这两件事情本身是统一的。为什么他能提出这样的理念,因为他的眼光够长、格局够大,他站在整个的历史长河的立场上去,确实是统一的。如果站在一个更大的地球范围之内,站在全中国的范围之内,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统一性是可以做到的。

今天我们从塞翁失马看到一件事情从不同的角度会产生不同的结论。从商业上来讲,企业家的格局决定我们企业的立场和企业的发展。这个格局包括了时间的格局和空间的格局。我们是考虑一个人、一个家、一个企业,还是一个城市?我觉得所有的人都应该考虑比你自身更高的一个层次,才能够真正理解你的上级,理解我们所处在的这个社会。环保产业本身就是一个必须要考虑大局的行业,因为我们本身是一个通过利他才利己而产生的行业,不像别的行业直接卖的就是价值。我们需要先把污染物治理了,没有直接产生价值,然后我们再琢磨下面产生的价值。我们早期就像小时工一样,先把点上治理了,后来我们开始考虑把河治理了,再后来我们考虑把整个城市治理了。现在我们考虑的是,治理完以后,不能仅仅产生甲方的成本,我们还要创造更大的价值。这种更大的价值是随着我们产业的精神的升华必须经历的过程。我们这个产业注定是最能理解两山经济,理解两山理论,理解循环经济,理解生态文明的一个产业形态。环境产业的企业家们是最有长远眼光的,希望这种长远眼光能在未来的体系中间得到经济性的体现。

01栏目: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听涛》第二季

从解读宏观政策到认识环境产业的本质,以视频分享的形式,梳理产业脉络,探寻产业的逻辑,寻找产业的方向,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02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环境学院产学研中心主任;《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03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2月3日起首播,每期平均时长10分钟左右;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多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多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往期《听涛》第二季文章相关链接:

【听涛第二季】首期开播!傅涛讲“从本质出发,重新认识环境产业”

【听涛第二季】第二期!傅涛讲:环境产业的发展与分化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听涛第二季】第三期:傅涛谈对百年未有之变局的认识

【听涛第二季】第四期!傅涛:从四方面理解新时代的特征

【听涛第二季】第五期!傅涛:环境设施的未来形态

【听涛第二季】第六期!傅涛:环保企业如何走出成本中心?产业的双百跨越

【听涛第二季】第七期!傅涛:环境产业从成本中心走向价值中心的升级路径

【听涛第二季】第八期!傅涛:环境技术企业的尴尬

【听涛第二季】第九期!傅涛:技术企业如何从工程服务迈入产品服务    

【听涛第二季】第十期!傅涛谈技术如何上升为产品?

【听涛第二季】第十一期!傅涛:智慧赋能,让环境设备产品有人格

【听涛第二季】第十二期!傅涛:环境领域的服务产品化

【听涛第二季】第十三期!傅涛:高标准引领高质量

【听涛第二季】第十四期!傅涛:让高标准的产品获得客户价值

【听涛第二季】第十五期!傅涛:标准化是行业开拓国际市场的抓手之一

【听涛第二季】第十六期!傅涛解读环境产业如何建立自己的商业模式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solidwast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固废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