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王凯军丨环保回忆录:水解酸化与中科成的起步

时间: 2021-05-18 13:39

来源: 绿茵陈

作者: 王凯军

  王凯军老师少年成名,在科研上卓有成就。特别是,他和中国第一代环保工作者一起工作,经历了中国环保重大事件的全过程。

  去年值王凯军老师60岁生日,在弟子们的一再要求下,他开始陆续回顾从业以来的经历和经验,在此基础上,口述了《环保回忆录》。绿茵陈和高嵩团队等一起,有幸记录整理相关内容。

  昨天(5月17日)恰逢北控水务(中科成)成立二十周年,征得王老师同意,挑了相关的一个片段,以飨读者。

  水解酸化

  如今,在水处理领域,水解酸化工艺是行业通用知识的一部分并具有相应的设计标准和规范,是难降解工业废水、医药化工废水、染整废水的工艺标配,已应用到了上百个城市污水、几千个工业废水的处理项目中。

  但很少人知道,这是一项少有的、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创造。

  水解酸化是王凯军于1987年首次提出的工艺概念。在中囯城市发展初期,大量工业设施使城市污水可生化性越来越低,国内的经济发展状况则远远不满足高投资、高耗能污水厂的建设需要。水解酸化的横空出世,成了解决问题的一把钥匙。

  01 在应用中继续创新:我们开发出改良SBR工艺

  1996年后,从现有技术短板及现实需求出发,我们尝试通过技术改进来提高城市污水处理厂的处理效率、降低投建运营成本。

  我们开发了一项“改良SBR”工艺,取名为“内循环交替式的活性污泥法”,即AICS工艺。AICS工艺主体是一套内循环、交替式的四沟曝气池,通过两个措施改善了问题:一是把中沟加大提高池容利用率,二是增加“内循环”系统改善污泥均匀性——在边沟上加一个水下推进器,把污泥迅速推到中沟来,使各池中的污泥浓度基本相当,有效缓解三沟交替式运行带来的污泥分布不均匀问题。由此计算得出的池容利用率达到71%,相比之前提高了20%左右的池容利用率。

  水解酸化叠加AICS工艺,让我们有了更多的把握和信心。使我在城市污水大发展时期“通过项目示范、进而推广全国”的雄心愿望又开始萌发。

  阿克苏污水处理厂项目是在1998年左右落地的,是我的研究重点从厌氧回到水解之后,亲自做的第一个大的工程。阿克苏工程规模6万吨,采用水解-改良SBR(AICS)工艺,工艺水解设计为两个系列,每个系列水解池处理3万吨/日,在水解池后接一个曝气池。

  阿克苏项目之后我们更有信心“项目示范、推广全国”,这个项目首先解决水解池的大型化放大问题,曝气池本身的放大不是问题,这样水解-好氧工艺应用在10万吨以上的技术瓶颈就解决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项目是AICS工艺首次应用,是从理念直接走到生产规模,没有经过小试和中试,这是阿克苏项目的意义所在。

  在这之后,我们用水解技术做了多个城市污水项目。对照这个梦想,项目示范做到了,推广全国还差点意思。

  当然,作为一个技术专家,我的技术兴趣马上就开始转移。依靠我个人不可能完成在全国污水处理厂的大规模推广。我不断向企业界推介这一技术,很快等到了合适的人。

  02 遇到知音:从技术和商业模式两方面启发胡晓勇

  大概是在2000年前后,胡晓勇通过当时的全国科协副主席高潮先生找到我,拉着他和我见面。

  记得我们第一次见是在友谊宾馆,胡晓勇说他从商多年,现在想做一些有益于人民的事情。谈了几次,每次都挺长时间。

  在很长一个时期内,我和胡晓勇有多次合作经历,城市污水、城市污泥焚烧、海水淡化等等。他是我在行业中非常佩服的一个人,他有非常敏锐的商业推断能力,具备把复杂的技术问题简单化的能力,同时又有很强的决策和执行力。

  城市污水的合作,当时有两个契机,一是环保部正在倡导把城市污水处理的吨水造价成本降到800块钱以下;二是我之前和龙净环保的掌门人周苏华先生策划龙净进入污水处理领域时,有一些商业模式方面初步的想法,但没有落地,这些想法现在可以很好地用到胡晓勇身上。

  除了工艺情况、技术特点外,我和胡晓勇重点谈了两个观点。

  第一,企业做环保项目不要跟大的市政设计院合作。我说,各大市政设计院的定位是给国家干活,有自身的利益取向,不是为企业服务,与企业的价值取向不一致。市政设计院出的项目,通常造价都做得很高,在当时的情况下,吨水造价高达1500-2000元。

  和胡晓勇谈的第二个内容,是关于BOT模式,我分析污水处理厂真正实质的投入不用那么多。

  我给他举了个例子:一个10万吨的污水处理厂,如果跟我们(指当时的北京环科院)合作,由于我们的技术优势,不到1000元/吨的投资就可以做下来,这样看起来总体需要不到一个亿的投资。而这一个亿投资,实质上只要有3000万就可以。为什么只需要三分之一呢?这还是从我之前自己下工地、搞建设的经验中得到的启发。

  上世纪90年代时,国营建筑企业分一级、二级、三级。当时没有计算机做预算,都是用拓蓝纸,做好后在预算表最后部分盖上一个方章,是每个施工队都有的长条章,叫“法技劳”——法定利润、技术装备费、劳保支出三部分的固定成本。一级企业大概33%,三级企业31%。也就说预算中有三分之一是企业利润,这意味着1个亿的投资中,有三分之一的钱可以不花;另外还有三分之一是付给施工队、设备供货方的钱,可以等工程后期再给。出乎我意料,这个分析,被后来的北控用到了极致。

1621315972951072.png

  2010年,我和胡晓勇在北控十周年活动上

  03 胡晓勇创业史:塔子坝污水处理厂的建成与神奇的371

  其实那时候,胡晓勇的兜里只有几千万的资金。他的判断力在我们的合作中起了第一次作用。

  他对于我这套技术比较信任,说干就干,用他从商挣的钱在四川省一个当时还不为人知的绵阳市,与九院(工程物理研究院)成立了合资公司中科成,开始了第一个项目。根据其公司资料,中科成环保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5月17日。

  虽然这个公司和地方当时寂寂无名,但是公司在建立之初有三名核心风云人士,现在都是水业巨头。除了原北控水务掌门人胡晓勇之外,另一个是侯锋,当时在九院一个环保所当所长,现在是中国水环境的掌门人;还有一个人是现在北控水务总裁周敏,周敏此前在浙江一个县里的银行工作。

编辑:王媛媛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solidwast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固废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