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涛第二季】第十五期!傅涛:标准化是行业开拓国际市场的抓手之一            

【听涛第二季】第十五期!傅涛:标准化是行业开拓国际市场的抓手之一

时间:2023-03-06 13:30:00 来源:中国水网

环境领域的国际化可以是卖设备、卖产品、卖服务、资本输出等多种形式,如果我们技术产品化、服务产品化的标准输出没有完成,就贸然去买资产,会存在巨大的资产风险。跟随听涛第二季第15期,探讨如何通过领跑者标准的形式促进环境领域的国际合作。

标准化的问题不仅仅是行业和市场的话题,也是环保行业开拓国际市场的一个抓手。总书记对领跑者标准,对高标准引领高质量有两个关注点,一个是想促进中国产业的升级转型,另外也想在国际市场上展现中国的实力。中国不仅仅是生产低端劳动密集性的基础性产品,我们还能引领高质量的发展。

在中国的改革开放40年中,我们有了非常大的进步,也是产业链最健全的国家之一,但是我们大部分的生产停留在产业链的低端。像大家都知道的手机,我们只是制造了一些非核心的零部件,虽然硬件的比重占的很大,但是价值链上的比重即利润很少,为什么是这种状况呢?其实这种状况不仅出现在手机行业、汽车行业,也出现在我们环保行业。因为我们过去整个的改革开放的体系是师从欧美的一个体系,我们所有的标准所有的制造原则都是参照国际的、欧美制定的原则执行的。

我们在国内因为自己工程建设的需要,有自己的运营规范,外国公司拿不到我们的设计资质、施工资质,所以他只能在技术服务上、在工艺包上进行输出。但是我们的产品一旦到国际上去,你会发现,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国际经济体应用的都是欧美体系的产品制度。我们的企业产品如果想走出去,只能去削足适履,按照西方所定的基本原则来进行实施。

我们的国际化一般分成几种类型,要么就是卖设备,卖专用设备。行业里的改革开放是买国外的标准化装备,我们现在也做出这样的标准化装备去替代进口。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去替代国外的装备,当然刚开始是替代国内的市场,现在开始替代海外的市场,但是整个的设计规范、设计逻辑,包括产品的名称、产品的定义都是来自海外的,我们没有真正的标准的话语权。行业里头市场上有句话是说,一流的企业是做标准的,但是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头没有标准的制定权。卖装备、卖设备,就是别人定的产品规则,只是我在性能上、性价比上有竞争力,能参与竞争。

第二层次的国际化的合作是卖产品。中国能不能自己定义产品?像我们的5G,我们自己定义产品了;现在的高铁,中国自己输出自己的产品标准;中国现在的华龙一号核电,我们也在输出自己的产品标准。我们基本上没有多少自己的领域能够自己制定产品标准。领跑者标准跟国际的关系很大程度上说的是这件事情,但是遗憾的是我们这个行业经过产品化升级的东西都很少,大部分要么在卖设备、要么在做工程、要么在做劳务,做劳务指的是没有服务产品化的运营。卖设备、卖产品、卖服务都需要标准。

在设备领域环节我们可以执行国际标准,在产品领域环节的话,产品是按用户定义的。实际上真正的龙头企业是产品标准的制定者,领跑的企业、好的企业就是领跑者产品标准的制定者。服务也是一样,如果服务能够形成我们的服务标准,包括一些酒店的标准都是按照国际的基本思路来制定的。中国能不能有自己特色的服务标准体系的出现?这是所有行业包括环保行业都需要探讨的话题。

我们还有第四种走出去的方式就是资本输出。我一直有个观点,如果我们技术产品化的标准输出、服务产品化的标准输出没有完成,我们贸然去买资产,那么在国外买的资产是在别人的价值逻辑之下来进行生产,存在巨大的资产风险。实际上也已经证明我们早期出去的,完全纯粹资产输出的部分都面临巨大的政治风险。

未来的标准化一定会伴随着中国的高质量发展、中国的一带一路国际化的体系,现在我们叫内外双循环的体系。内外双循环跟原来的改革开放有本质的逻辑区别。以内循环为主导,就是我们要在内循环形成自己的定价权、标准的定义权。认可我们的领跑者标准,我们再出去,这叫外循环。所以内循环是本,外循环是辅。原来中国的改革开放是放弃标准制定权,完全放弃自我,全面融入欧美标准。现在我们越来越多的领域,中国开始自己定义标准,但定义标准之前首先是自信,核心的是文化自信。

我们中药的标准出不去,我们筷子的标准出不去是因为西方人不用这些。我们有很多中国文化的特色的这种产品需要建立在自己的标准体系之上,然后进行标准的输出,用标准的输出带动资本的输出、带动产品的输出,才是国际化的正道,才是尽量减少风险来做强我们实业资本的一个最根本的路线。

未来的国际市场,中国标准化的输出也应该是把技术做入了产品中间,跟属地化的服务进行衔接,充分地调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服务供给上的、人力上的、资源上的优势,形成一种合作。这些方面我们可以像欧美最早进入中国环境领域那样的体系进行学习。大家知道,最早欧美进入中国的环境市场,先是卖设备,后来卖工艺包,再后来是投资。到中国资本兴起以后,他们的投资就出去了,但是仍然有很多的工艺包在中国有市场,包括我们的焚烧炉大部分的DCS控制系统还是用的国外的,虽然我们的机械制造已经到了很高的水平。

中国环境领域的国际化市场在高标准驱动下能不能有自己的独到的产品?大家知道我们中国被逼出来的航天领域有了自己的天宫系列,我们水里头有了自己的蛟龙系列,因为国外不出口给我们技术,它的标准不向我们开放。我们自己制定了逻辑体系,现在有了一席之地。我们的华龙是在法国技术基础之上有了自己研发的升级,成了我们核发电的一个很重要的品牌。复兴号高铁实际也是在国际技术基础上我们进行了升级,形成了中国自己的铁路服务品牌。

中国的环境产业经过了二三十年的学习、提高,我们很多的设施的规模、制造能力都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我想领跑者标准化的问题会是激活我们产业级别,提高我们产业层次,更好的更有价值的融入到世界经济一体化中间的一个很好的尝试。我期待着中国有一定基础的混合垃圾的这种炉排炉能走出自己的产品。反渗透膜美国还是主导,超滤膜、纳滤膜中国有了自己的技术体系,而且应用范围也是最宽的。我去参观了我们会员的压滤机,很多企业在做板框压滤,在世界上水平都已经很高。期待这些领域通过领跑者标准的形式来促进我们的国际合作,让中国来掌控部分领域的国际贸易的标准制定权。


01栏目: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听涛》第二季

从解读宏观政策到认识环境产业的本质,以视频分享的形式,梳理产业脉络,探寻产业的逻辑,寻找产业的方向,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02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环境学院产学研中心主任;《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03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2月3日起首播,每期平均时长10分钟左右;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多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多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往期《听涛》第二季文章相关链接:

【听涛第二季】首期开播!傅涛讲“从本质出发,重新认识环境产业”

【听涛第二季】第二期!傅涛讲:环境产业的发展与分化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听涛第二季】第三期:傅涛谈对百年未有之变局的认识

【听涛第二季】第四期!傅涛:从四方面理解新时代的特征

【听涛第二季】第五期!傅涛:环境设施的未来形态

【听涛第二季】第六期!傅涛:环保企业如何走出成本中心?产业的双百跨越

【听涛第二季】第七期!傅涛:环境产业从成本中心走向价值中心的升级路径

【听涛第二季】第八期!傅涛:环境技术企业的尴尬

【听涛第二季】第九期!傅涛:技术企业如何从工程服务迈入产品服务    

【听涛第二季】第十期!傅涛谈技术如何上升为产品?

【听涛第二季】第十一期!傅涛:智慧赋能,让环境设备产品有人格

【听涛第二季】第十二期!傅涛:环境领域的服务产品化

【听涛第二季】第十三期!傅涛:高标准引领高质量

【听涛第二季】第十四期!傅涛:让高标准的产品获得客户价值



分享到:
8061 2023-03-06 13:30:00

【听涛第二季】第十五期!傅涛:标准化是行业开拓国际市场的抓手之一

视频分类 会议视频 视频来源 综合,傅涛,E20演播厅,听涛

环境领域的国际化可以是卖设备、卖产品、卖服务、资本输出等多种形式,如果我们技术产品化、服务产品化的标准输出没有完成,就贸然去买资产,会存在巨大的资产风险。跟随听涛第二季第15期,探讨如何通过领跑者标准的形式促进环境领域的国际合作。

标准化的问题不仅仅是行业和市场的话题,也是环保行业开拓国际市场的一个抓手。总书记对领跑者标准,对高标准引领高质量有两个关注点,一个是想促进中国产业的升级转型,另外也想在国际市场上展现中国的实力。中国不仅仅是生产低端劳动密集性的基础性产品,我们还能引领高质量的发展。

在中国的改革开放40年中,我们有了非常大的进步,也是产业链最健全的国家之一,但是我们大部分的生产停留在产业链的低端。像大家都知道的手机,我们只是制造了一些非核心的零部件,虽然硬件的比重占的很大,但是价值链上的比重即利润很少,为什么是这种状况呢?其实这种状况不仅出现在手机行业、汽车行业,也出现在我们环保行业。因为我们过去整个的改革开放的体系是师从欧美的一个体系,我们所有的标准所有的制造原则都是参照国际的、欧美制定的原则执行的。

我们在国内因为自己工程建设的需要,有自己的运营规范,外国公司拿不到我们的设计资质、施工资质,所以他只能在技术服务上、在工艺包上进行输出。但是我们的产品一旦到国际上去,你会发现,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国际经济体应用的都是欧美体系的产品制度。我们的企业产品如果想走出去,只能去削足适履,按照西方所定的基本原则来进行实施。

我们的国际化一般分成几种类型,要么就是卖设备,卖专用设备。行业里的改革开放是买国外的标准化装备,我们现在也做出这样的标准化装备去替代进口。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去替代国外的装备,当然刚开始是替代国内的市场,现在开始替代海外的市场,但是整个的设计规范、设计逻辑,包括产品的名称、产品的定义都是来自海外的,我们没有真正的标准的话语权。行业里头市场上有句话是说,一流的企业是做标准的,但是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头没有标准的制定权。卖装备、卖设备,就是别人定的产品规则,只是我在性能上、性价比上有竞争力,能参与竞争。

第二层次的国际化的合作是卖产品。中国能不能自己定义产品?像我们的5G,我们自己定义产品了;现在的高铁,中国自己输出自己的产品标准;中国现在的华龙一号核电,我们也在输出自己的产品标准。我们基本上没有多少自己的领域能够自己制定产品标准。领跑者标准跟国际的关系很大程度上说的是这件事情,但是遗憾的是我们这个行业经过产品化升级的东西都很少,大部分要么在卖设备、要么在做工程、要么在做劳务,做劳务指的是没有服务产品化的运营。卖设备、卖产品、卖服务都需要标准。

在设备领域环节我们可以执行国际标准,在产品领域环节的话,产品是按用户定义的。实际上真正的龙头企业是产品标准的制定者,领跑的企业、好的企业就是领跑者产品标准的制定者。服务也是一样,如果服务能够形成我们的服务标准,包括一些酒店的标准都是按照国际的基本思路来制定的。中国能不能有自己特色的服务标准体系的出现?这是所有行业包括环保行业都需要探讨的话题。

我们还有第四种走出去的方式就是资本输出。我一直有个观点,如果我们技术产品化的标准输出、服务产品化的标准输出没有完成,我们贸然去买资产,那么在国外买的资产是在别人的价值逻辑之下来进行生产,存在巨大的资产风险。实际上也已经证明我们早期出去的,完全纯粹资产输出的部分都面临巨大的政治风险。

未来的标准化一定会伴随着中国的高质量发展、中国的一带一路国际化的体系,现在我们叫内外双循环的体系。内外双循环跟原来的改革开放有本质的逻辑区别。以内循环为主导,就是我们要在内循环形成自己的定价权、标准的定义权。认可我们的领跑者标准,我们再出去,这叫外循环。所以内循环是本,外循环是辅。原来中国的改革开放是放弃标准制定权,完全放弃自我,全面融入欧美标准。现在我们越来越多的领域,中国开始自己定义标准,但定义标准之前首先是自信,核心的是文化自信。

我们中药的标准出不去,我们筷子的标准出不去是因为西方人不用这些。我们有很多中国文化的特色的这种产品需要建立在自己的标准体系之上,然后进行标准的输出,用标准的输出带动资本的输出、带动产品的输出,才是国际化的正道,才是尽量减少风险来做强我们实业资本的一个最根本的路线。

未来的国际市场,中国标准化的输出也应该是把技术做入了产品中间,跟属地化的服务进行衔接,充分地调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服务供给上的、人力上的、资源上的优势,形成一种合作。这些方面我们可以像欧美最早进入中国环境领域那样的体系进行学习。大家知道,最早欧美进入中国的环境市场,先是卖设备,后来卖工艺包,再后来是投资。到中国资本兴起以后,他们的投资就出去了,但是仍然有很多的工艺包在中国有市场,包括我们的焚烧炉大部分的DCS控制系统还是用的国外的,虽然我们的机械制造已经到了很高的水平。

中国环境领域的国际化市场在高标准驱动下能不能有自己的独到的产品?大家知道我们中国被逼出来的航天领域有了自己的天宫系列,我们水里头有了自己的蛟龙系列,因为国外不出口给我们技术,它的标准不向我们开放。我们自己制定了逻辑体系,现在有了一席之地。我们的华龙是在法国技术基础之上有了自己研发的升级,成了我们核发电的一个很重要的品牌。复兴号高铁实际也是在国际技术基础上我们进行了升级,形成了中国自己的铁路服务品牌。

中国的环境产业经过了二三十年的学习、提高,我们很多的设施的规模、制造能力都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我想领跑者标准化的问题会是激活我们产业级别,提高我们产业层次,更好的更有价值的融入到世界经济一体化中间的一个很好的尝试。我期待着中国有一定基础的混合垃圾的这种炉排炉能走出自己的产品。反渗透膜美国还是主导,超滤膜、纳滤膜中国有了自己的技术体系,而且应用范围也是最宽的。我去参观了我们会员的压滤机,很多企业在做板框压滤,在世界上水平都已经很高。期待这些领域通过领跑者标准的形式来促进我们的国际合作,让中国来掌控部分领域的国际贸易的标准制定权。


01栏目: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听涛》第二季

从解读宏观政策到认识环境产业的本质,以视频分享的形式,梳理产业脉络,探寻产业的逻辑,寻找产业的方向,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02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环境学院产学研中心主任;《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03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2月3日起首播,每期平均时长10分钟左右;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多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多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往期《听涛》第二季文章相关链接:

【听涛第二季】首期开播!傅涛讲“从本质出发,重新认识环境产业”

【听涛第二季】第二期!傅涛讲:环境产业的发展与分化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听涛第二季】第三期:傅涛谈对百年未有之变局的认识

【听涛第二季】第四期!傅涛:从四方面理解新时代的特征

【听涛第二季】第五期!傅涛:环境设施的未来形态

【听涛第二季】第六期!傅涛:环保企业如何走出成本中心?产业的双百跨越

【听涛第二季】第七期!傅涛:环境产业从成本中心走向价值中心的升级路径

【听涛第二季】第八期!傅涛:环境技术企业的尴尬

【听涛第二季】第九期!傅涛:技术企业如何从工程服务迈入产品服务    

【听涛第二季】第十期!傅涛谈技术如何上升为产品?

【听涛第二季】第十一期!傅涛:智慧赋能,让环境设备产品有人格

【听涛第二季】第十二期!傅涛:环境领域的服务产品化

【听涛第二季】第十三期!傅涛:高标准引领高质量

【听涛第二季】第十四期!傅涛:让高标准的产品获得客户价值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solidwast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固废网 版权所有